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你×罗莎|论对偷窃行为的一系列探讨

“你听说了吗?现在有一种小偷,不偷黄金和珠宝,而是偷另一种东西。”

你在客厅里坐着,突然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冲对面的人说到。

“......小偷?”罗莎抬起头来,正用手指夹住一页纸,打算翻页。

“是的,专偷别人的感受、思想、创作。”你挠挠头。”我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想要偷这种东西?要是这些东西能够带来实打实的好处也就罢了,为什么连不能带来任何有偿回报的东西也要偷呢?“

罗莎笑起来,把书本放下。

你只是个懵懂的年轻人,和活了许久的罗莎比起来,还是懂得太少了。

”告诉我,“她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看到什么了?“

”一个人的构想被偷走了。“你慢慢说着,重新把目光投回屏幕上。”那是一段不长的笔墨,那个人尝试着写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那是几乎没什么人写的题材,也许不是那么受人赞许和好评......但是不管怎样,那人还是尝试着去写下了几段文字。"

罗莎点点头,表示她在听。

“但还没过几天,就有人把那篇文章偷走了。”你继续浏览着,向罗莎解释道。“原文的骨架和血肉都被拆得支离破碎,小偷认为无用的部分被丢弃,人物变成了空壳,变成了单纯被人赏玩的……没有灵魂的花瓶。”

 “她就不怕被原主发现吗?”你皱紧了眉头。“任何做出了劳动的人——不管是有偿劳动还是无偿劳动,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都会重视自己的成果啊。看到别人偷了自己辛苦创造出的东西,不都会感到气愤、追究责任吗?”

“谁知道呢?也许她以为别人都和她一样,要么软弱要么无知,不会为了捍卫权益而找上门去;也许她觉得被原主追讨上门的场景根本难以想象,所以无畏地干脆排除了这样的可能性?“罗莎来到你身后,一手扶着椅背,低下头来也看着屏幕。”你说的是这个 @GANSTERIAN ?文章在哪里?原主的是这篇,而小偷的是这篇?“

你点点头。

罗莎眯起眼睛。

“这不让人吃惊,”她说着,拿起木桌上的茶杯。“小偷去偷窃是出于匮乏和虚荣。说明白一点儿,就是她嫉妒又无能,有限的那点儿才华也理直气壮不起来,非得依靠着从别人那儿生生拔来的脊骨才站得住。只怕是向她指明这一点,她还要跳脚说你小气,恶毒又自大,她自己也能写出更好的东西,从其他人那儿找点灵感又怎么了?哦那你为什么下意识地都先要靠抄?从来不会因为你从别人那儿拿得少,或者你拿走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于是偷窃就不叫偷窃。这是智障的逻辑。只要你做了,这骂名你将来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得背好了,不论别的人知道不知道。”

“或者她还会说不过是有那么些元素相同,是别人脸皮太厚硬是觉得像才是居心不良吧这类倒打一耙的话……真当读者都是跟她一样又蠢又瞎的傻子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只不过是别人家的事没工夫计较而已,就她自己还觉得别人给她点赞是在欣赏她莫须有的才华呢。”罗莎的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吐出的话语尖刻又毒辣,“可怜人……要是有两分骨气自立还能让人抱有基本的尊重,可惜,她自己把自己活生生拖到了这种地步。”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过去,始终挂着那个优雅的冷笑,转身坐回之前的位置,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才继续,“从她导致的结果来看,她是个小偷;从手段上看呢,也可以叫她强盗;不过从她自己表现出来的性格特点上看……靠自己没那个能力,喜欢躺在地上靠吸食别人的血汗生存,乞丐都好歹还会吆喝两声吧。”

罗莎的表情一本正经,薄唇吐出的话语却不是这么回事。她想起什么般抬手打个响指,声音清脆:“对了,要是接下来还能看到这个……(她含糊了用词)不用任何证据与逻辑地追去原主那儿叫骂,甚至叫上一帮人‘给她报仇’‘什么的,那么还可以加上一条:她还是我从前常常见的那类人——一般我们用哪个词形容伦敦经年累月的下水道混合物来着?”

她笑着回答了你,让你之前的困惑和看见这种事的憋闷感随之一扫而空。坐姿端庄言辞尖锐的罗莎简直拥有闪闪发光的致命吸引力,在那张精致的假面下,她向来这般敏感,坚强而独具野性。

“看来你真是很有经验了。”你笑出了声。

 “啊,其实关于她为什么觉得不会被发现,答案不都在那儿吗,简介里写着呢。”罗莎咧起嘴笑了。”她说她根本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可惜,总有人是想要知道的。”

 

 

本文中事件和账号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巧合呢。




感谢好友@板子和纸 在怼人艺术部分上的贡献,没有她我也写不成这片文章。

 啊,怎么港,原本一千多字的文被抄去缩成四百多字的“起了兴致随手码的简短小甜饼”,于是又写了一千六百多字怼回去,我真是太勤快了。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