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苏英♀小段子两则

1.

       自1707年开始,我就和他以“罗莎”与“斯科特”的名义互相通信。我承认比起过去剑拔弩张的恶劣关系,现在这样已算是奇迹。但那又怎么样呢?千百年来我们有太多的恩恩怨怨,又各自忙于在这个世界上站稳脚跟,灵魂变得沉重、疲惫、伤痕累累。现在要我们通信谈话,我们又能互相谈些什么?信件的内容空洞而乏味,像是在记流水账,像是在例行公事。即使婚姻也无法修补我们脆弱而疏远的关系。

        况且这还是你不情我不愿的利益婚姻。


2.HP设定

       罗莎板着脸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被五花大绑还依然不断挣扎的咬人书,结合刚刚从房间里传出的阵阵惨叫,以及现在她那乱糟糟的头发和衣服,还有脸上的擦伤,不难推测出其战斗的激烈程度。

       威尔慌忙接住罗莎扔过来的咬人书——恐怕是半小时前罗莎从斯科特那里收到的包裹里的东西。“等等罗莎,你要去哪儿?你脸上的伤还没......”

 “去给那个混蛋寄封吼叫信,”罗莎咬牙切齿地回答。“谁也别拦着我。”



评论
热度 ( 9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