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斗争(苏英♀)

#苏英♀

#历史背景班若克本战役



一       

      

       她不知自己身处何方,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她听不到声音,与其说她动弹不得,不如说她几乎感觉不到自身肢体的存在,她的意识是混沌的,她觉得自己被压得踹不过气,如同被困在水面之下。罗莎无暇他顾,只能奋力挣扎。

       然后,她醒了。

    


   二

     

     “你醒了。”罗莎听见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不过那声音里包含着比平时更深的焦虑。她迟缓地转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了威尔士的脸。

     “你已经昏迷好几天了。爱德华让我看到你醒来就第一时间通知他。”威尔对她说道。罗莎麻木地看着对方,她想要开口说话,想要回应,但喉咙又干又疼,张开嘴却只能徒劳地发出嘶哑的音节。“我现在就叫人......”

      "等等,"罗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起身,紧紧抓住威尔的手臂,力道大到能在对方的皮肤上留下青紫色的痕迹。她感到僵硬的肌肉与骨骼随着她的动作移动,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剧痛。

      “怎么样了?”

         "冷静下来罗莎,你的伤还......"

         "战争的结果怎么样?"

         "......"

          "到底怎么样?!"

        “......是你输了,罗莎。”

           她听到威尔这样说道。

          


   三


       一切又一次离她而去,罗莎跌回了被她的汗水浸湿的,被她揉的皱巴巴的床单上,她又一次昏睡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在迷迷糊糊醒来时亦不知是身处在白天还是黑夜。伤口所引发的病痛折磨着她。罗莎拖着她高烧的脑袋想啊想, 她想起班诺克本灰蒙蒙的天空,大片的沼泽,还有连绵起伏,望不到尽头的山丘和森林。她想起密集的箭雨,她想起四处逃窜,结果半个身子陷入沼泽里,不是活活溺死就是被敌方刺死的士兵,她想起丢下她丢下士兵们仓皇而逃的国王爱德华,她想起战场上刺鼻的血腥味,连同血泊里散发出的热度也一并想起,她想起斯科特。

       斯科特,斯科特,斯科特。

       那个红发少年将打磨锋利的长剑插进自己的锁骨下方,差点儿就贯穿了她的心脏,当时的自己是否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她记不清了。

       斯科特,斯科特,斯科特。

       罗莎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念着斯科特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描绘着对方的模样,直到最后她的脑袋里再也想不下其他事物。她的兄长翠绿色的眼睛似乎在燃烧,她在里面读到了灼热的愤怒与杀意,对她这个侵略者的愤怒与杀意,那双眼睛分明在告诉她:这是你应得的。

       她那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无法再运转,对方的面容在她心里变得模糊不清。她扯出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细微笑容。

       总有一天,我会杀死你,我的哥哥。


   四


       罗莎斯条慢理地穿上衣服,她毫不吃惊地发现自己瘦了一大圈,毕竟在床上要死要活了接近一个月,这种伤势要是换作普通人早就见上帝去了,可她不是普通人。

       她是国家。

       所以她才能活下来。

       罗莎不动声色地把长裙的衣领往上拉了拉,锁骨下细长的淡红色的伤痕,恐怕是再也消除不掉了。她明白,这一战她败了,而且是大败一场,结果有多糟糕她也不会感到奇怪。

       阳光透过狭小的格子窗照射到地上,今天是伦敦难得的大晴天。

       她得去见爱德华二世了,那位让她吃劲苦头的国王。

       我不会忘记你,不会忘记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也不会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斯科特。

       我们注定会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纠缠不清,我的哥哥。


评论
热度 ( 19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