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仏英♀小段子


#历史背景法国大革命


         在听了好不容易从巴黎逃回来的英国商人所描述的骇人听闻的事实后,罗莎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里她站在混乱狂热的人群之中,人们正冲行刑台上的东西叫喊着,拥挤的人群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身着黑衣的刽子手举起手里的斧子往下一挥,罗莎便听见血肉撕裂的声音,然后看到那人将什么东西抓在手里提了起来。

       那是血迹斑斑的金色毛发,毛发下连接着的,是它的主人毫无生气的头颅。即使死亡的惨象使其五官扭曲得面目全非,原本漂亮的蓝色眸子变得黯淡无光,罗莎也认得出来,那是弗朗西斯的头颅。

       梦到这里时罗莎醒了,醒来时发现自己流了一身冷汗。

       “没事,没事,这是不可能的。”罗莎安慰自己。

       “如果他们要这么做,用得会是断头台。”


评论
热度 ( 6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