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仏英♀

#历史背景法/国/大/革/命


       罗莎的手指轻抚过弗朗西斯脖颈上的那圈红痕,那是自革命以来法兰西人民不断将同胞送上断头台的“光荣”成果。罗莎不仅暗忖:这是要磨钝多少刀刃,才能在法兰西人格象征的脖颈上留下痕迹。

      “这就是你想要的‘自由’?” 她听着对方虚弱而又不安稳的呼吸声,打消了原本想要狠狠嘲讽弗朗西斯的念头,平静地开口问道。

     “如果这是通往自由的必经之路的话,我乐意经受这一切。”弗朗西斯努力让话语带着笑意,但还是没有足够的说服力。罗莎听得出来也看得出来,他在逞强。

     “但这代价也太大了,你是打算把自己整个给搭进去吗?”罗莎皱着眉头,将整个手掌贴在弗朗西斯的脖子上,感受着他微弱的脉搏。

      两人都不再说话,屋子里顿时只剩下彼此起伏的呼吸声。

     “果然。”

     “……什么?”

     “果然你还记恨着我。”

     “记恨什么?”

     “别明知故问啊,罗莎。你想看到帮助他取得‘自由’的我为‘自由’而付出代价。”

      “……我当然记恨你,我们在这几百年来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互相记恨。”罗莎收回手,站起身来,别过头去不再看着对方。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罗莎终于艰难地转过头,纵使她有十二分的报复心和身为邻国趁火打劫的心态,也不忍看到对方这般狼狈的模样。“......我能帮到你些什么吗?”

       听到这番话,弗朗西斯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罗莎。

      “我是说以个人的名义。”罗莎轻咳了一声,想要化解这一时的尴尬。

      “啊不,你不用再做什么了。”弗朗西斯露出了笑容——他的体力允许范围内所能做出的最大 程度的笑容。

       “你能在这种时候来看我,我已经很满足了,罗莎。”他尽量在呼吸不稳的情况下说出这句话。

         


评论
热度 ( 6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