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醉酒的场合·互相嘲讽的场合(苏英♀)

#没头没尾的短小故事




  “我和你的婚姻简直就是坟墓,斯科特。我不仅跳了进去,还把自己给活埋了。”


     罗莎说这话的时候将手肘撑在桌面上,看起来一本正经。说完她就伸手拿起了旁边的酒瓶,又给自己酌满一杯酒。


       她喝醉了,然后开始一本正经地发酒疯。


       坐在她对面的斯科特冷笑一声,喝下自己手中酒杯里的酒。“听着就好像我很乐意似的。要不是为了那几个臭钱,谁愿意跟你结婚啊。”


      “现在想起这事儿我都觉得好笑。”罗莎回嘴道,他们俩之间有的是旧账可以翻,“莫非你是哈吉斯①吃多了,连脑子里都塞满羊杂碎了吗。去热带地区卖羊毛!亏你想得出来!结果赔得连裤子都没了⋯⋯哦抱歉你就是个穿裙子的怪胎,本来就没裤子。”


       嘲讽,回嘴,嘲讽,再回嘴。上嘴唇碰下嘴唇,刻薄的语言就从口中吐出。斯科特伸手去拿酒瓶,恼火地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


     “我穿不穿裙子关你屁事,”斯科特后靠在椅背上,看着对方。他想起1707年结婚的时候,罗莎拒绝施行所有苏格兰的婚礼习俗,其中一句托词就是“我不想和一个穿裙子的男人结婚。”


       喝酒喝多了之后,他的舌头打结了,罗莎倒变得更加伶牙俐齿起来。


     “我也希望你不关我屁事。但我倒了八辈子霉,就摊上了你这种丈夫。”杯子见了底,罗莎也彻底喝醉了。她要倒了,斯科特心想,喝成这样马上就要倒了。“婚礼上你摆的臭脸就像个被逼婚的大小姐似的。吻我的时候嘴唇简直就像一块死肉。叫我的名字时就像在骂脏话,晚上我躺在床的一头,你就远远躺在另一头,中间的距离隔得能再躺下一个人⋯⋯”


     “我真佩服你,大小姐,几百年前的事你还记得一清二楚,你⋯⋯”


      “咚”的一声,罗莎栽倒在桌子上,空着的酒杯滚到一旁,发出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楚。她彻底不省人事了。


       斯科特不满地撇了撇嘴,原因有二:一是他没法把剩下的话说完,二是他得一个人把这个醉鬼扛到楼上去了。




    ①一种用羊的内脏制作的苏格兰传统食物。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