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苏英♀的工口三十题② 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

擦边球,擦边球而已。


       罗莎和斯科特在床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能在对方身上显眼的地方留下任何痕迹,毕竟第二天被别人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都是很尴尬的事,要是第二天要办公事就更尴尬了。
       但罗莎对斯科特的行为总是感到莫名地火大——并不是因为他不遵守规定,那个人总是将吮吻落在胸口和大腿上这些隐秘的地方,每当罗莎早上起来对着镜子的时候,看着自己锁骨以下十厘米的地方开始布着零星的红痕,而脖子却干干净净,她就觉得没由来地烦躁。
       原因是什么她也搞不清楚。


        “在想什么?”
        “⋯⋯啊?”对方呼出热气打在她的脸上,把她拉回了现实。
        “唉,做这种事的时候都能够走神。”她的兄长叹口气,掐了一下她的腰,这让罗莎红了脸。“拜托你专心点啊。”
        可恶,按在了敏感处,还把力道拿捏得不轻不重,这点也很让人火大,她心想。抓着斯科特后颈的手收紧了一些。
       轻柔的吻落在罗莎的颈侧,嘴唇温热柔软的触感刺激着那处细腻敏感的皮肤,这让罗莎倒吸一口气,眯着眼抬头默许了这一行为。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细碎的亲吻,上上下下好似在描绘着她的颈线,微小的快感就像是挑逗,让欲望燃起小小的火苗。
       “别留痕迹。”她不合时宜地说出这句话,微微颤抖的尾音暴露出她已感受到快感。“我知道。”斯科特吻着她脖颈和头部的连接处,亲吻的水声在罗莎的耳边放大,触觉和听觉均被刺激着。快感从皮肤传到了脑袋里,皮肤上残留的温度似乎也让罗莎的脑袋热了起来,让她无法再好好思考。
        ⋯⋯唔,不行。罗莎皱起了眉头。
        这样微小的快感根本就不够,我想要的不是这个,她想着,扭过头,按住斯科特的脖子。
        我不想要若即若离的挑逗,我想要的是更加激烈的、让人疯狂的亲吻⋯⋯
        一心想着自己的事的罗莎并没有注意到斯科特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他的嘴唇覆在她的脖子上停了下来。
        然后他张开嘴,伸出舌头沿着颈线舔舐那块小片的皮肤,“啊⋯⋯”,舌苔滑过的异样感觉让罗莎回过神来,那是比起轻柔的亲吻更加让人难耐的爱抚。
       “你要干什么⋯⋯”本能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她甚至能听到斯科特再次张开嘴巴时的吸气声。
        “嗯⋯⋯!”落在脖子上的用力的吮吻让罗莎的脑袋发晕,不论是湿热的口腔还是咬着皮肤的牙齿,都造成了先前无法相比的快感。
        罗莎知道自己本应阻止他的,也知道现在已经晚了。



       “你要我怎么办?”
       完事过后,罗莎皱着眉头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映出脖子上一个暧昧的红痕,她很确定衬衫的领子是遮不住它的。
       “干得好,斯科特,我要带着留下的痕迹跟别人会面办公去了。”
       “这又不会要了你的命,我的妹妹。”躺在床上的斯科特合上手里的书。
       “唔⋯⋯!你说得倒轻巧!”
       “好啦好啦,”斯科特从背后环住她的肩膀,压低声音在她的耳旁说道,“我每次都乖乖照你说的做,这一次你就原谅我吧。”
       “毕竟某种程度上你也是高兴的吧,女士?”
        罗莎红了脸,她不禁捂上自己同样发红的耳廓。
        啊啊,这个人,果然还是让人觉得火大⋯⋯!她心想,偷瞄着斯科特,觉得又害羞又困扰。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