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苏英♀的工口三十题⑩ 第一次

后续现在还写不了就先这样吧。



        罗莎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她深陷在柔软宽大的床铺里,时隔三个月,她依然不太能适应这张新床,睡觉也睡不安稳。但昨晚不一样,她睡得很熟。
        ⋯⋯昨晚?
        她撑起自己的身体,感到肉体莫名地疲乏,被单滑过身体的鲜明触感、肩膀暴露在空气中的一阵寒意告诉她自己是裸着的。够了,她知道发生什么了,但只是不愿去仔细回忆而已。
        她转过头,看着那人的红色短发。罪魁祸首不正躺在她旁边吗,她想。


        她盯着斯科特,好像要在他的身体上盯出一个洞来,当然她也不能一直傻瞪着人。她拉开被子,双脚触碰到冰凉的地板,准备下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桌子上东倒西歪的酒瓶。
       哈,她就知道,她和斯科特可是每天晚上背对背远远躺在床的两头睡觉的,能让他们突然之间放下恨不得想要掐死对方的念头来个比握手还要亲密的肢体接触的,除了脖子上顶着把刀被威胁外,就只有酒精了。
        昨晚的记忆出现了断层,记住的部分也是暧昧不清,够了,打住,她不想去回忆,这种愚蠢的事不需要去回忆。她慢吞吞地起身,没有在床旁找到自己的衣物,却在落地窗旁看到揉成一团的内裙和内衣。
等等,也就是说在到床上之前他们就先抵着落地窗开始⋯⋯等等,别再想了,罗莎,别再想了,除非你想胃痛一整天的话。
       罗莎不情愿地捡起那团衣物扔在了椅子上,从衣柜里拿了套新的出来穿上,环视房间一周,她没有找到外裙和吊带袜。
       她的脸黑了下来,她猜到大概是在哪里了,罗莎两三并步走到房间门口,转动门把手拉开了门。
      那件她常穿的,被弗朗西斯戏谑为修道服的黑色长裙静静地躺在门口,上面还搭着一条与其风格十分不统一的,带着蕾丝边的白色吊带袜,然后另一条,就躺在里离门几米远的地方。
        祈祷着没有被大哥威廉在内的任何人发现过,她捡起自己的衣物,回房把它们都扔在了椅子上。
       她板着个脸穿上新的衬裙,然后一屁股坐在床边,弹簧床因此“嘎吱嘎吱”地摇了几下。她转头盯着依旧躺在床上的斯科特,他的少许红发搭在床单上,皮肤和罗莎一样因为终年缺少阳光照射偏白,他的眼睛闭着,所以现在暂时看不到他那与她相似的绿色眼眸。
        罗莎不悦地盯着他好一会儿,然后抬起下巴,说出了起床之后的第一句话。
        “斯科特,别装睡了,给我起来。”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