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战场上的只言片语(仏英♀)



史向文,如有历史bug请务必指出。
完全可以看成非cp向的文。
加注释和想标题比写文本身折磨人多了额(口吐白沫)


历史背景:
        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对英格兰的入侵及征服。这次征服改变了英格兰的走向,从此英格兰受到欧洲大陆的影响加深,而受到斯堪的纳维亚的影响逐渐衰退。诺曼人的征服整个改变了英格兰的文化,甚至是其语言。
        威廉的军队自诺曼底东来登陆,迅速横扫英格兰,原英格兰本土政权西撒克斯王朝的继承人之一,逃亡到了苏格兰寻求庇护,并将妹妹嫁给了苏格兰国王马尔康姆,此举激怒了正不可一世的征服者威廉。于是,在1072年,苏格兰遭遇了和英格兰同样的命运,面临威廉所向披靡杀入苏格兰的军队,马尔康姆只能宣布投降,宣布臣服于征服者威廉,更将王子邓肯送到了英格兰为人质。







       罗莎在驻扎的帐篷间穿行,她的靴子踏过坚硬的黑色土地。
       在这之前也许这里有一片草地,或者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她想。她觉得自己还闻得到战场上浓烈的血腥味和尸体被焚烧的焦臭味。

       周围的法兰西士兵不住地对眼前的人指指点点——你几乎不可能在战场上看见一身戎装的女人,而对方看起来还只能算是个少女。面色苍白,浅颜色的金发扎成一束麻花辫,即便斗篷遮住了她的上半身,也依然可以看出她的身形单薄,与她瘦削的身形相反的是,她的脚步稳健,大跨步地走着,眼神麻木而坚毅。
        那分明是久经沙场、被血洗礼过的神色。
        金发碧眼的少女无视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和明显的打量神色,径直走到一顶被士兵把守的帐篷前。
“站住!”高大的士兵对她吼道,粗鲁地伸出手臂阻拦她。
       少女丝毫没有被吓倒,她不耐烦地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干什么?”
       那是带着口音的熟练法语。
       周围的好事者听下手中的活计,等着看好戏。
       把守的士兵被她的反应弄得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那趾高气昂、气势汹汹的模样。“你以为你这种撒克逊女人可以随便进去吗?!知道这里面的大人是谁吗?!”
       “还什么‘大人’⋯⋯”她低声用盎格鲁-撒克逊语①嘟囔了一句。“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她压低声线,用那双阴沉的绿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浮着黑眼圈的下眼窝让这张苍白的脸显得更加逼戾。
       像是威胁,又像是挑衅,这显然激怒了士兵。“你⋯⋯!!”长得高大威猛的诺曼底人伸手就要去拔剑。周围的人群骚动起来。
        “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从帐篷里传来,那是一口纯熟的法语,不算多有威慑力,但立刻让周围的人安静下来,“让她进来。”
        “可是,大人,这个人她⋯⋯!!”
        “我说了。”声音的主人听起来颇有余裕。“让她进来。”
        士兵踌躇着,但他最终无法违背这个比所有贵族、甚至是国王还要尊贵的人的命令。“⋯⋯是,大人。”他毕恭毕敬地说道。
       少女刚要跨出步伐,又被对方用手拦了下来。“干什么⋯⋯!!”她显然是怒了,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像是野兽的嘶吼。
        “武器!!”法兰西士兵指着她身上的弓箭和箭袋。
       少女受不了这样的挑衅,她咬着牙紧蹙眉头,最后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表露自己的不满和不耐烦。她拿下背在背上的木制弓箭和皮革包裹的箭袋,武器落在地上的沉重声音示意着这些东西并不是装饰品,她解开斗篷,那根本就不像是能够扛起武器上战场的身体,但腰上的佩剑和细瘦手腕上的绷带昭示着这个人是个真正的战士。
       她扔下了佩剑,士兵挥挥手,示意她进去。





       罗莎觉得十分烦躁,周围的人用法语对她指指点点,让她满耳朵里都是那讨厌的卷舌音。
       “她是谁啊?”
       “看起来也不像军妓啊?”
       “为什么一个盎格鲁-撒克逊女人可以⋯⋯”
       抑制住自己想要杀人的强烈冲动,她撩开了帐篷门口的厚重帘子,走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是篝火带来的热气,驱散了不列颠群岛常有的潮湿刺骨的寒意,温暖的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这里与战场、与外面的营地都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啊,你来了,罗莎。”他漫不经心地叫了她的名字。
       声音的主人背对着她,手搭在桌子上,正看着一副地图。
       “嗯。”罗莎简短地应了他一声。跟少年模样的弗朗西斯如绸缎般光滑的声音比起来,她的声线简直就像粗砺的岩石。
       弗朗西斯勾起嘴角轻轻一笑,似乎对对方的反应已经习以为常。
        毕竟,胜者总是比败者更加游刃有余。
       “真是打了漂亮的一仗呢。”
        漂亮?你将这血流成河,我的人民牺牲倒下的称作漂亮?
        “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不久就能够让你的哥哥再也不敢动你了。”
       她感到一阵恶寒——这样我就完全处在你和从诺曼底来的侵略者的掌控之下了。
       她盯着弗朗西斯的后背,同样年轻的国家看起来比她稍大一些,但外表也只不过是个少年。他有着一副好皮囊——让他的言行显得更加可憎的好皮囊。他继续背对着罗莎说着话——要教她学习更多的法语、她的语言中描述食物的词语实在是太贫瘠了、严格的制度必须执行⋯⋯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悲愤和屈辱咽在肚子里。她还没有被完全顺服和同化,她身上流的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血液,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在拼命抗拒:“不要试图控制我!走开!滚!!”
       她看着他,那头微卷的中长金发泛着漂亮耀眼的光泽,不像她的头发那样干枯,用发带扎起的头发下露出了一节细白的脖颈⋯⋯
       藏在袖子里的小巧短刀露出了一小截,刀柄被她用力捏在手里。
        啊啊⋯⋯趁他背对着我的时候袭击他,看着那美丽的脖子被割开一个口子,鲜血直流,听见那张嘴发出惨烈的尖叫,该是一件多么大快人心的事⋯⋯
       然而她不能这么做,她默默收起了那把刀。逞一时之快将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她想。不能这么做,为了活下去,为了不让黑斯廷战役②的惨状重演,她不能这么做。
        你赢了,法兰西。她想。你终于打败我了。
        有这么一天,两个士兵架着她的胳膊,而她依然颓丧地跌倒在地,上半身的痛感折磨着她,那是她的人民在哀嚎,房屋被焚烧,家畜被杀死,耕种的土地被撒了盐——让来年他们也无法再种庄稼。
        “够了,够了⋯⋯”她哭嚎着,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我照做,我照做,你说什么我都照做⋯⋯”
       “求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求求你⋯⋯求求你⋯⋯”

        “罗莎,为什么不说话?”对方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她抬起头,对方转过头来看着她。“你有什么意见吗?”
        她看着对方的蓝眼睛,颜色就像海岸边拍打在礁石上的汹涌海水。
        她低垂眼睑,看着自己的脚尖。
        “我可以有意见吗。”
         声音毫无感情起伏。
         她听到弗朗西斯的轻笑声,但因为低着头没看见弗朗西斯脸上玩味的表情。
        “等这场仗打完之后⋯⋯”
        “大人!”弗朗西斯的话被打断了,门口出现了一个急冲冲赶来的盎格鲁-撒克逊士兵,他的目光聚集在罗莎身上。
       “不好了!有急⋯⋯!!”他说到一半,看到罗莎身后的少年,慌忙低下头,笨拙地蠕动嘴唇,他显然不会说一句法语。
       “好了,罗莎,你去吧。”罗莎抬起头,看见弗朗西斯别过脸。“听起来不是有要紧的急事吗?”他漫不经心地说道。
       罗莎瞪大了眼睛,她从来不知道弗朗西斯懂得她的语言。这无非是在向她宣告:你在我之前没有可以隐瞒的秘密。
        她淡淡瞥了一眼弗朗西斯,“告退。”说完就撩起门帘向外走去。
       帐篷里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有木材燃烧的噼啪作响。
       少年模样的国家意识低下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地图,地图上标识着这个小小岛国南半边的所有土地——它们已通通被法国的诺曼底公爵收入囊中。
        “真是奇怪⋯⋯”弗朗西斯喃喃自语,看起来有些寞落。
        “我本以为她会拔刀的呢⋯⋯”





       罗莎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大人?”她听到士兵在远处不安地叫她。
       她眯起眼睛,朝着帐篷吐了口唾沫,嘴里蹦出一句盎格鲁-撒克逊语中极其粗鲁的脏话来,然后转身走远了。







①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 是个统称,通常用来形容5世纪初到1066年诺曼征服之间,生活于大不列颠东部和南部地区,语言和种族相近的民族。古英语(Old English)或盎格鲁-撒克逊语(Anglo-Saxon)是指从450年到1150年间在对应于今天英格兰和苏格兰东南部的人说的英语。
②于1066年发生的黑斯廷斯战役是英国历史上的重要事件诺曼征服中最具决定性的战役。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