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苏英♀)睡眠

历史背景二次世界大战伦敦大轰炸期间。想写出甜虐甜虐的感觉。






尊敬的柯克兰女士:
       近期战况依然没有好转,虽然⋯⋯



        密密麻麻的字迹在她眼前变得模糊不清,罗莎揉了揉眼睛,长时间的连续工作已让她疲惫不堪,她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想要凑近看清楚。
        “不可以!!先生你不能进去⋯⋯!!”门口传来争吵声和杂乱的脚步声,让她有些头疼。自伦敦大轰炸开始以后,连日的爆炸声和防空警笛尖锐的鸣笛声让她对噪音变得敏感。①
         “不可以也要可以。”“砰!”的一声,门被粗暴地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是斯科特,旁边还有一位想要阻止他的可怜文书职员。
        “斯科特,干什么?”她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文件。
         “你已经两天没睡觉了。”
         “那又怎么样。”
         “你这是自杀。”
         “我死不了。”罗莎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看起来有多么憔悴:嘴唇毫无血色,脸色苍白。“除非德国人现在就攻打进来,然后把纳粹党旗帜插在伦敦的残骸废墟上,我才会死。如你所见我正在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麻烦你把这位先生送出去。”罗莎转头对那个不知所措的小职员说道。“我现在没时间再跟你说话,斯科特。”她低下头去,眯起眼睛,再次想要看清文件上的潦草字迹。
 

      “⋯⋯这是你逼我的。”斯科特看着他伏案工作的妻子,轻声说了一句。

       有阴影投射在罗莎正钻研的那份文件上,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就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斯科特直接把她抱起来扛在了肩上。
        “呜啊⋯⋯!!喂!!你干什么?!!”罗莎吓得尖叫起来。斯科特无视了旁边黑着脸的小职员,扛着罗莎走到走廊上。“你疯了吗斯科特?!!放开我!”罗莎瞪大眼睛涨红了脸,走廊上人们的窃窃私语让她羞愤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再乱动的话,就要走光了哦。”
        “你⋯⋯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啊你这个混蛋!!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她尖声叫骂着,死命踢打挣扎,何奈力气太小,发现这么做没有什么用之后就拼命抓挠着对方的后背。
        ⋯⋯上帝啊,我觉得自己在扛着一只炸毛的猫。斯科特默默翻了个白眼,
      “不要像在扛麻袋一样扛着我!!!”
       “⋯⋯那这样呢?”
       “啊⋯⋯!!”她发现自己这次被斯科特横抱在怀里。
       “这⋯⋯这样不是更羞耻了吗?!”她这次是真羞红了脸,大叫起来,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
        “好啦,大小姐。”斯科特的臂弯收紧了一些,以防她掉下去。“直接这么跌在地板上对你来说应该更羞耻吧。”
        “⋯⋯!!”罗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起来极其委屈和不服气,最后不忿地低下头。
        终于安静下来了。斯科特想着。他抱着罗莎向前走去。
       好想死⋯⋯!!罗莎听到走廊上人们的议论声,用双手捂住自己通红的脸。
        斯科特走到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前,直接用脚踢开门,抱着罗莎走了进去,毫无温柔可言的把罗莎扔在床上。
       “现在,给我睡觉。”
       “听着,你不能擅做主张⋯⋯”罗莎在柔软的床铺上慌忙撑起上半身,“我能。”斯科特用力推了一下罗莎,让她狼狈地跌了回去。“呜⋯⋯你⋯⋯!!”
        “你阻止我试试啊,现在连站起来推开我都做不到。”斯科特面无表情地看着罗莎。
        “凭你现在这幅样子,能做些什么?”
        “⋯⋯!!”罗莎用湿润的绿色眼睛看着对方,嘴唇颤抖着几欲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沉默着垂下眼睑。
       斯科特看着罗莎湿润的眼角,眼神柔和了一些,弯下腰伸手去解罗莎衣服上的扣子。
      “等⋯⋯等等你要干什么啊!!”罗莎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声音里带着哭腔,惊慌失措地捂着自己的衣领拼命向后退去。
        “⋯⋯只是帮你脱衣服而已啊你总不能穿着这一身睡觉吧你想到哪里去了啊大小姐!!”斯科特甩了个大大的白眼给她。“你觉得我会丧心病狂到在这个时候要你吗??!!”
       “呜⋯⋯我⋯⋯我自己来。”罗莎低下头去,有些心烦意乱地解开长裙的扣子,把外衣脱了下来。
       “⋯⋯好了,我走了。”
       “等等!!”斯科特转过身去,手却被突然拉住了,虽然力道不大,但他还是停下脚步。
        “⋯⋯⋯⋯不要走⋯⋯⋯⋯”罗莎低下头,脸靠着斯科特的手,柔软的发丝蹭着斯科特的手,挠得他手心痒痒的,似乎也在挠着他的心。
        “不要走⋯⋯⋯⋯”心里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罗莎闭上眼睛,用嘶哑的嗓音不停重复着这句话。
        斯科特叹了一口气,把手抽出来。
        然后,他背对着罗莎在床边坐下,脱下自己的鞋子和外套。转过身来,发现眼角还挂着泪珠的罗莎正呆呆地看着他。
       “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吗?”
       “我⋯⋯”对方难堪地低下头,抿着嘴唇。
       “唉⋯⋯,好了,过来吧。”斯科特不再说什么,伸手把罗莎揽到怀里。


        温斯顿②要是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笑死我的。罗莎想着,床铺十分柔软,她一躺上去,一直以来刻意压抑着的睡意立刻涌了上来。她的头靠着斯科特的胸膛,听着斯科特有规律的心跳声,她突然觉得比起她连日来听到的爆炸轰鸣声、尖叫哭泣声,这声音听起来是如此悦耳而又令人安心。
       她突然觉得鼻子一酸,也许是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她将脸埋在斯科特的怀里。
        “哥哥⋯⋯⋯⋯”
        “嗯?”斯科特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他愣了一下,低下头只看见罗莎红红的耳廓。
        “要是⋯⋯要是我们输了⋯⋯”
        “⋯⋯你不会输的。”斯科特看着他怀里的人,安抚性地抚摸着她的后背。“你不是一直撑到现在了吗。”
       “⋯⋯”
       斯科特只觉得多说无益,他低头在罗莎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他和罗莎都是讽刺他人时实力超群、表达感情时没法开口的人。他的身体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太多的士兵在战场上送命,“来自地狱的女士们”,敌人这么称呼他的士兵。
        “如果你死了,我也只有跟着死了啊。我们是同一条绳子上的两个蚂蚱。”他轻声说道。
        所以,你可不要死啊⋯⋯
        罗莎的意识越来越朦胧,她在斯科特的怀里安下心来。“哥哥⋯⋯”她喃喃细语。
         “⋯⋯等⋯⋯这场战争结束以后⋯⋯”
          她觉得身体轻飘飘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们⋯⋯⋯⋯”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


          ⋯⋯⋯⋯⋯⋯我们就好好相处好不好?




①伦敦大轰炸:伦敦大轰炸(The Blitz)是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对英国首都伦敦实施的战略轰炸。德国对英国的轰炸发生在1940年9月7日至1941年5月10日间,轰炸范围遍及英国的各大城市和工业中心,但以伦敦受创最为严重。一直到不列颠战役结束,伦敦已被轰炸超过76个昼夜,超过4.3万名市民死亡,并有约10万幢房屋被摧毁。伦敦因此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受轰炸最为严重的三座城市之一(其他分别是柏林和重庆)。
②指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