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入睡前的童话故事(史向,英♀中心)


大概来讲就是罗莎给艾米丽讲睡前故事,确切来说是吓哭小朋友的睡前恐怖故事(望天)一直很想写这两人的互动来着,尝试着用不同的文章风格来写,结果很微妙(扶额)本来我是应该翻着史料书,但我这次全凭记忆来写的,所以大概可能比较⋯⋯总之如果有历史bug请告诉我⋯⋯





       艾米丽害怕黑暗,但此时她却没有畏惧,因为罗莎就在她的身旁。
       幼小的女孩儿身高不及罗莎的腰,她费力地爬到罗莎的膝盖上,罗莎换了个让膝上的小孩坐着更舒服的姿势,伸手抱住她,把毛毯盖在两人身上。
       艾米丽靠在罗莎的胸口,两条腿在空中晃悠。屋子里只有壁炉撒发出的热度和红红的火光,木柴燃烧得噼啪作响。
       小女孩抬起头来,拽拽罗莎的袖子。
        “罗莎,给我讲个故事吧。”

        罗莎低头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那你想听什么,我的宝贝儿?”
        “我不要听以前听过的!!”小孩的声音脆脆的。“也不要听故事书里讲烂了的!!我要听新的故事!!”
         “这可难办了啊⋯⋯”艾米丽听了这句话,不满地鼓起了脸颊。罗莎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笑得一脸温柔。
        “那就给你讲一个女孩的故事好了。”
        “女孩?”    
         “是的,那时她跟你差不多大。”
          艾米丽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在罗莎的怀里坐端正,示意罗莎讲下去。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多久?”
         “久到那时候还没有你,久到砖砌的房屋还没有拔地而起,那个时候大地上只有森林、草原、稀稀落落的人群和他们的耕地。”
          “有一个女孩出生了。”



         女孩一生下来,就和她的哥哥们不一样。
         她的头发是淡淡的金色,而不是火一般的红色。她的哥哥们骁勇善战、英勇无比,而她太过幼小,太过瘦弱。
         所以,有一天,一个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来的、强大的男人踏上女孩出生的土地时,他把女孩夺走了。




         “夺走了?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被带离,不再与亲人相见,听命于另一人的意思。”
    
       “我不明白。”艾米丽摇摇头。
       
      “那,宝贝儿。”罗莎把手肘搁在椅子的扶手上,撑着头看着她。“就像是,有一天你突然被弗朗西斯带走了,不能见我,还必须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意思。你愿意这样吗?”
        “⋯⋯不愿意。”艾米丽歪着头,看起来十分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我不讨厌弗朗西斯,也喜欢和马修一起玩,但我不想见不到罗莎。”
        小女孩天真的回答让罗莎轻笑起来。火光照在她的脸上,她依然笑得温柔。




       女孩的哥哥们可不答应。他们想要救回他们的妹妹,想要夺回原有的土地。
       但那个男人太强大了,谁也打不过他,女孩也不敢违抗他。男人在土地上建起了一面城墙,高到一个人无法只身越过去,长到放眼望去望不到底。那面城墙把女孩和她的哥哥隔绝了起来,让他们无法再相见。
       那个男人健壮而高大,他对女孩说:“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
       女孩又惊恐又害怕,她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了。
      


       艾米丽听得入了神,她抓着自己的裙子,睁大眼睛看着罗莎。
        “那她一定很痛苦吧。”
        “是的,她很痛苦。她也很迷茫。除了能得到另一个同病相怜的哥哥偶尔的关照和安慰之外,其他事她都必须要自己面对。”
         
       

        那个强大的男人最终也迎来了衰弱的那一天,他的帝国倒塌了,再也没有人民来拥护他,再也没有军队来保护他了。
        从大陆来的军队撤离了女孩的家园。那个男人先是把她夺走,又把她抛弃了。


       不久后,女孩听说那个男人死了。





        艾米丽屏住了呼吸,罗莎的声音轻柔又平静,却隐藏着一股悲恸的情绪,好像有什么东西掩埋在表面的述说之下,对艾米丽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后来呢?”艾米丽又扯扯罗莎的袖子。“后来她怎么样了?”
      “后来⋯⋯”


       女孩和最亲近的哥哥团聚了。
      她那沉默寡言的哥哥生活在遥远的岛屿,她那好战强悍的哥哥生活在北边的高地。那里天气太寒冷,土地太贫瘠⋯⋯所以他打起了南边最肥沃的土地的主意。
   

       木柴噼啪作响,火燃烧得越来越旺,艾米丽却觉得脊背寒冷,她紧抓着毛毯,想要驱散着异常的寒冷与不安。
        
  
       多么悲哀啊,弱小的女孩和保护她的哥哥哪里是另一个人的对手。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主意,让他们可以不用再东躲西藏的主意——他们请了一个人,一个冷酷而强大的人,用黄金做交换,来寻求他和他的族人们的庇护。
      但他们哪里能满足呢?那些说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血统的人哪里能满足呢?今天讨要的是黄金,明天索要的是国王的女儿,再后来想要的是土地、大片大片的土地,女孩赖以生存的土地。
       女孩的哥哥为了活命,为了自由,他逃了,逃到了远远的西边。唉⋯⋯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都不想遭遇不幸,谁都想要活下去⋯⋯就让女孩一人面对敌人的铁蹄吧,就让她独自走向那黑夜吧⋯⋯


       “⋯⋯罗⋯⋯罗莎?”艾米丽感到害怕了,她不安地抱住罗莎,向上看去,罗莎盯着燃烧的火焰,那双绿色眼睛在火光的映照下,没有了平时艾米丽所看到的的温柔笑意——只有着幼小的孩童还无法理解的、更为深邃沉重的东西。
       艾米丽顺着罗莎的目光看去,注视着壁炉里的木柴和火焰,木柴像是被火焰吞噬,在噼啪声响中断裂,最后灰飞烟灭。



        于是女孩变了,在那个男人来之后,她就变了。她的兄弟们不再承认她是他们的手足血亲,他们拔刀相向。在那之后便是艰苦的岁月,有的是杀戮和饥荒⋯⋯
        她生活的这片土地曾又被入侵过一次,被从北方来的强盗们统治,那时她曾暗暗发誓,她不会再让任何外族统治这片土地了,她想要获得真正的尊严和自由。终有一日不再为生计而发愁,不再会有人因饥饿和绝望一个接一个地跳下悬崖结束生命。






       艾米丽感到又兴奋又害怕,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罗莎。
  

     “然而她失策了,现实怎会如此简单的如她所愿呢?生活在寒冷贫瘠之地的人想要来烧杀掠强,就连活在富饶的大陆土地上的人,也想霸占这块阴云密布的岛屿!贪得无厌的贵族们⋯⋯从海峡对面而来,带着他们的野心而来⋯⋯”
        “‘乖乖听话,小女孩。’他们对她说道。‘若是这样,我们便给你温暖的食物,让你睡在柔软的床铺,作为交换,学习我们的语言,侍候我们这些人,尊从我们的命令,若不,便惩罚你和你的人民,毁坏你们的村庄和土地,来年无法耕作、无法生活。”
        “她哭啊,闹啊,做梦都想抓破那些人可恨的脸,但她做不到,她只有服从了。”
         “她想要杀死他们,做梦都想⋯⋯”
         艾米丽抱着罗莎颤抖起来,孩子太幼小,但她那敏锐的直觉让她察觉出了很多东西。


        “打扰了,夫人。”女仆在站在门口敲敲门框,毕恭毕敬地说道。“到孩子睡觉的时间了。”
        “都这么晚了,”罗莎低下头吻吻艾米丽的额头。“去睡吧,我的宝贝儿。”
        “可是,罗莎,后来呢,后来这个女孩怎么样了?”
        罗莎眯起眼睛笑着看着她,声音轻柔。
        “没有后来了,艾米丽,这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然而她笑得是如此虚幻而不真实。

       



       
       


评论
热度 ( 9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