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第一个吻(苏英♀)

以前老说要写苏英♀的婚礼终于写出来了。不长,比较短。如有历史bug请指出。历史背景简单来说就是斯科特做生意亏本亏得要死罗莎又早就想将其套牢于是两口子于1707年联(结)合(婚),具体介绍如下,稍微有点长。


历史背景:

英格兰议会在1706年、苏格兰议会在1707年先后批准了《合并条例》,两国正式合并为一个国家,名为'大不列颠王国'。英格兰和苏格兰的议会合而为一,两国使用同一种货币(此前苏格兰有自己的货币,12苏格兰镑等于1英镑),两国国民享有共同国籍,苏格兰人可以同英格兰及其殖民地进行自由贸易。
苏格兰同意与英国合并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经济方面的:十七世纪末的最后几年里,苏格兰与法国和波罗的海国家的贸易严重萎缩,再加上国内农业歉收,因此被称为'荒芜的七年'。为了振兴经济,苏格兰议会创建了苏格兰银行,并且仿照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模式,成立了'非洲和远东苏格兰贸易公司'。这家苏格兰公司准备在巴拿马地峡的达连湾建立殖民地,控制通往亚洲的商业,为此募集了大量资本,投资者包括贵族、议员、地主、乡绅、地方官员、商人、船长、医生等,一共筹集到40万英镑,几乎占当时苏格兰全国流通现金的四分之一到一半。但是殖民者建立的居民点'新爱丁堡'很快就被西班牙军队摧毁,再加上热带疾病肆虐,2500名定居者中只有几百人回到苏格兰。达连计划失败后,苏格兰公司也以破产而告终。
根据1707年法案,投资于这家公司的苏格兰人获得了398085英镑10先令的补偿金。苏格兰诗人罗伯特·彭斯愤怒地将这笔钱称为'出卖苏格兰得到的价格'。











      除了“别把我装扮成一个可笑的布偶娃娃”之外,罗莎没有对自己的婚礼提其他任何的要求。
      他们听从了她的要求,婚礼的礼服不算多朴素,但好歹也算不上夸张。天蓝色的布料漂染得十分均匀漂亮①,裁缝们拿着软尺戴着顶针,照着她的身材制作衣裙,虽然他们没有把衣服做得里三层外三层,轻飘飘的华丽又夸张,但袖口上,裙摆上,轻薄的头纱上都缀着昂贵精细的手织蕾丝。就如同大而庄严的教堂,郑重的安排和仪式一样,这件礼服,也是在从不同的角度向邻国显示英格兰有多么富有和强大。他们的婚礼,如古今往来的政治婚姻一样,充满着复杂又微妙的意象。
       这像是郑重的保证和证明——我们足够富有,你那里流失掉的近一半的金钱我们也能补足,又像是威胁——别想反抗我,我比你要强大。
       两人都是新教徒,宗教上的分歧不算大,但一切仪式都按照安立甘宗的习俗进行,主持婚礼的牧师当然也是英格兰的大主教,所有苏格兰的婚礼习俗都被排除在外——穿着苏格兰裙参加婚礼这种事更是想都别想。他们十分慷慨地出钱为新郎制作了礼服,毕竟苏格兰人的钱已经不能再浪费了。
       他们的婚礼是在《联合法案》生效的前昔举行的,那是在冬末的伦敦,天气依旧十分寒冷。婚礼那天是威廉挽着她的手把她送到斯科特身边的,他的表情忧虑得像是害怕下一秒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窗户上的彩色玻璃会都掉下来把他们全砸死一样。出席婚礼的宾客中除了两国的高官和议员之外,还有坐在第一排看着她的安妮女王。
       可怜的安妮,所有的孩子不是胎死腹中就是才刚刚接受洗礼就停止了呼吸,唯一活下来的也不过只活到了11岁,便早早地因病去世了。②百年前,斯图亚特家族因为一个无后的女王而成为了英格兰的王,现在也要因为一个无后的女王而谢幕了。因为伊丽莎白,她和斯科特不得不侍奉同一个君主③,而现在,不是因为皇室的血统也不是因为自身的血缘,他们因为金钱而要被绑在一起。
       她挽着威廉的手臂,靠在她的大哥身边,按照世俗的要求和眼光,低下头做出一副含蓄内敛的姿态。她不抬头都能够想象另一头的红发人看着她的模样,事实上越是走近她也越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
       牧师念出了无聊又冗长的誓词和问答,声音在有着高高穹顶的教堂里回荡,她和斯科特分别做出了肯定的回答,斯科特怎敢拒绝呢,他有一百个不情愿也不能反悔了。
       戒指当然也是英格兰的工匠打造的,罗莎抓着斯科特的手,把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正常的肢体接触,之前最多只有互相殴打。她只觉得斯科特的手僵硬的像块木板一样——不如说整场婚礼他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他们在一纸婚约上分别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罗莎·柯克兰、斯科特·柯克兰。结婚虽然倒霉,但往好处想,她至少能够保留自己的姓氏,她还是罗莎·柯克兰。
       最后便是新郎和新娘接吻了。
       斯科特伸过手去,撩开她的头纱,她抬起头来。相似的绿色眼睛对望着。
       他捏着她头纱的手不禁攥紧了起来。
       啊啊,好一张狼狈的失败者的脸啊。她想着,什么也不说,主动凑了过去。
       来吧,来把我们的任务完成吧。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亮堂堂地打在两人的脸上。
       斯科特也不说话,这里的每一个人视线都焦距在他们两人身上。他的手抓住她的肩膀,斯科特俯下身去,与其说是接吻,还不如说是两人的嘴唇挨在了一起。
       提线木偶的嘴吻起来也像是木头一样。
      她转过身来结束了这一吻,紧挨在斯科特身边,笑着面对众人。
      这便是他们的第一吻,他们之间索然无味的第一个吻。
         

①白色婚纱是维多利亚女王之后才流行起来的,在这之前婚纱的传统颜色是蓝色(大概)
②17个儿女,没一个长到成年。
③1603年伊丽莎白女王去世,都铎王朝传下来的直系血胤至此终结。伊丽莎白坚持长幼有序的原则,指定信奉新教的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为自己的继承人。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