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一点点关于罗/马♀的构想试写

   一直一直一直就很想脑补罗/马大(老)姐(阿)姐(姨)是什么样的,然而因为罗马史太特么磨人了(口吐白沫)想要一下子写长一点的文章我好像做不到,先试着写了短一点的。以及罗马♀大姐姐在我心中是双性恋,全盛时期情人一箩筐的食肉系大姐姐(笑)

梗儿冷到我甚至不知道该打什么tag(扶额)


试着磨了一点关于罗/马♀的片段,写了一下帝国末期时候的罗/马♀的感觉⋯⋯日/耳/曼打酱油出没(所以算是白骨组吗?嘛姑且算是吧⋯⋯)写这位也是还没动笔就快被史料给砸死了,总之一点一点来吧⋯⋯









       她衰弱了。
       那个女人,那个曾经如此飞扬跋扈,眉宇间透着帝王之气的女人衰弱了。
       变化的速度虽然以人类的视角来说,是难以察觉的,但对他来说却是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变化着。她从来都是高昂着的头颅低了下去,她不再用那双炯炯有神的棕色眼睛注视别人,而是低垂眼睑。她不再是强大的胜者和征服者——她成了罪人,背负起那黑色的十字架。神明不再是人们心灵的安慰与寄托,神明变成了法典与准则。神对人类说,他们是有罪的。神对她说,她是有罪的。
       她甚至会去教堂忏悔。那些帝国强盛时期漂亮的、精心剪裁的,展现出她手臂上健康肤色和紧绷肌肉线条的长裙,渐渐不再出现在她身上了。她甚至披上了头巾,遮住那一头浓密的栗色微卷的长发,打扮得像一个顺从安分的罗马已婚妇女似的。
        她衰弱了。
        然而她却还是一直笑着,只是不再笑得像个征服异族的将军,而是笑得疲惫而温和。
        她的眼里还有着残存的骄傲和威严,她像个昔日大好风光已不在的老人。日耳曼曾与她交战,也与她一同上过战场,曾经,在每次远征后的胜利游行前,她梳妆打扮,整个帝国最名贵的保养品和化妆品被涂抹在她的脸上,让她显得光鲜亮丽。现在,只要她放松下来,不再故作严肃,脸上便显现出细细的皱纹。
       她衰弱了。
       她的孩子出生了,国王的脸色惨白,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孩子”意味着什么——这不是个好兆头,她的死期不远了,罗马帝国的死期恐怕不远了。年少的皇帝根本还是个孩子,他抱住她的腰失声痛哭,对她说他不想死,泪水濡湿了她的长袍,罗马轻轻拍着皇帝的背,如同在哄一个做了噩梦的孩子一般,轻轻安慰他:“没事的,还没到时候,还没到时候⋯⋯”


       日耳曼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她坐在摇篮前,轻轻哼着歌谣。
       她身边已不再围绕着达官显贵、黄金宝石,以及昔日那些英俊的男人和美丽的女人,曾争着讨好她,想要一亲芳泽。
       “他们真美,对不对?”罗马没有回头,轻声说到。“睡着的时候就像天使⋯⋯”
       日耳曼不说话,看着她的侧脸。
       她衰弱了。
       他知道。
       他的机会也就随之而来了。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