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容妆(日耳曼♂×罗马♀)

是这样的,查史料时看到说古/罗/马的化妆品护肤品很多,美容业十分发达,觉得蛮有趣的。然后就写出了这个⋯⋯没头没尾的⋯⋯段子般的⋯⋯短文⋯⋯⋯白骨组,日/耳/曼♂×罗/马♀,我明明觉得这对cp应该写得很重口但写出来怎么感觉谜の小清新⋯⋯总之这对还在摸索中⋯⋯性格拿捏不准还望多多包涵⋯⋯如有历史bug请指出。







打仗的时候,日耳曼时常忘记罗马是个女人,她在战场上英勇果敢,谋略过人,是个优秀的将领和战士,她骑在马上,望着敌军,棕色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发亮。

一切区别对待都是从战胜归来开始的,统领军队的男人们泡个澡随便梳妆两下换身衣服就可以回家跟老婆和孩子团聚,跟众多亲朋好友吹吹牛,然后等到了晚上去庆功宴胡喝海塞一顿。罗马不一样,她从回到首都开始就被七八个女奴隶团团围住,她们七嘴八舌地边唠叨边拽着她往房间里走,说着什么关于她的皮肤啦,眉毛啦,睫毛啦。日耳曼身为她的侍卫也不能在她化妆的时候站在一旁,①这种时候他就可以跑去酒馆里消磨时光了。他也不知道罗马在那个房间里被干了些什么。总之经过一下午之后,她出现在宴会上,浓密栗色头发里的最后几粒沙子也被除掉了,头发被打理得蓬松柔顺。



像大多数罗马的男人们一样,日耳曼对化妆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他只有个模糊的概念,大概就是从各个行省拉过来的各种矿物和石子,加工后和各种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混在一起,然后经过——某种什么有序或无序的程序——把它们都抹在她那张脸上。总之她的脸因为抹了什么东西白了许多,遮盖了她因为太阳照射所形成的偏棕的肤色,眼皮还变得蓝绿蓝绿的。
“那是眼影。”罗马在宴会结束后,半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回答他的问题。“黑色的是煤烟,蓝色和绿色分别来自蓝铜矿和孔雀石。”她卸了妆,又洗了一遍澡,发梢上还带着湿气。
日耳曼听到后不动声色,心里想着谁会把那种东西涂到脸上?
“相信我,你宁愿站在一具尸体旁边也不想去闻增白剂的味道的。”罗马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对方金色的长发。“那里面甚至有铅和鳄鱼粪便,我已经跟她们抱怨过很多遍了,但人人都跟我说这已经是全罗马最好的东西了。眼影的味道也是,极其糟糕。”②
“⋯⋯可是你身上也没有味道。”
罗马用手撑着头望着他,笑了起来。“因为我喷了香水啊。”③



那股香气。
整场宴会中日耳曼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头顶的发旋,看着达官显贵对她献殷勤,夸赞她“出众的美貌”,尽一切可能拍她的马屁,她的手上戴着金首饰,常换常新,永远泛着光泽。
他的身边只有她这一个女人,没有其他女人愿意接近这个身形高大板着个脸的日耳曼人。他站在她身后,就觉得有一股味道飘了过来,不同于屋子里酒液的香气、罗马面包的小麦味道,那是一股浓缩的花香味,从他前面的人身上散发出来。
化妆侍女们很聪明,把剂量调制的刚刚好,太多便像是妓院里为掩盖廉价化妆品的劣质香水,太少则遮不住那些成分千奇百怪的化妆品的气味了。
晚宴结束后,罗马终于可以把那层妆卸下来了,她舀起脸盆里清澈的水洗脸,一下,两下,三下,白色的、红色的、黑色的、蓝色的东西一齐在水中散开来,给水染上了乱七八糟的颜色。虽然对日耳曼来说并没有必要,但罗马会硬拉着他去泡澡——他也没有拒绝的权力。然后等她拉着他坐到温热的水池里面去的时候,她就开始对他动手动脚——捏他的胸肌,咬着他的耳朵,亲他的脸颊,然后手往下移往下移⋯⋯然后必定会拉着他到池子边上来一发。





这些事听起来真是麻烦。
日耳曼这么想着,看着半躺在他身边的罗马。她笑着看着他,正如她往常所做的那样,一直笑着,笑着,即使日耳曼板着脸也可以毫不在意地和他继续对话。
就如同日耳曼无法理解也不习惯罗马帝国高大的庙宇城墙,铺着石板的路,城市中的澡堂,餐桌上味道刺鼻的鱼露一样。日耳曼同样无法理解也不习惯罗马妇女脸上那层容妆,还有装着乳液和胭脂的瓶瓶罐罐,上妆的精细仪器,以及那些配方古怪气味难闻的护肤品。
但当罗马卸下她的妆时,手指甲上染上的艳丽红色却不会马上消失,④那一抹艳丽的红色覆在她的手指甲上,她漫不经心的用手撑着脸颊,红色的指甲衬着她褐色的眼睛和健康的肤色。
日耳曼想,这也许是他唯一不讨厌的关于那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了。







①女性都在私下化妆,通常在一间男性不进入的小房间里。
②泡完澡后,罗马女性会在脸上涂上增白剂,如白垩粉、白泥灰、鳄鱼粪便和白铅。 罗马人虽知铅有毒,但不足以阻止她们对于变白的追求。增白剂中的其他成分包括蜂蜡、橄榄油、玫瑰水、藏红花、动物脂肪、二氧化锡、淀粉、芝麻菜、黄瓜、大茴香、蘑菇、蜂蜜、玫瑰花瓣、罂粟、没药、乳香、杏仁油、百合、水芹菜和鸡蛋。
③那时的化妆品里许多成分都有恶臭,因此女性常常大量使用香水。
④罗马人给指甲染色的材料是从一种印度昆虫中提取出的红色染料。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