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我也不是很恨你(英♀+印♀)

       首先,是印♀+英♀, 印♀+英♀,印♀+英♀,无cp,无cp,无cp。

       最近写的角色和故事真是冷到不行了(望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心血来潮想写写印姐⋯⋯是的不是印哥,写的是印姐。名字取的叫拉克希米·亚达夫(Lakshmi·Yadav),拉克希米是印度教中财富、繁荣和好运的女神(大概),同样也是印度民族大起义中的英雄章西女王的名字。

       短,比较短,没头没尾。人物性格基本没有怎么展开,没有表现出我心中印姐深不可测的腹黑形象⋯⋯

      罗莎很不可爱,很不可爱。

      时间线大概是1906年,制定后来的莫莱—明托改革法案的“立宪改革委员会”在那一年成立。

 

       

        莫莱-明托改革(Morley-Minto Reforms, Government of India Act 1909)即“1909年印度政府法案”,因由当时印度事务大臣、自由党(Liberal Party)政治家兼作家约翰·莫莱和时任总督明托伯爵共同起草而得名。这项法案尽管满足了印度国大党提出的“在英国殖民地建立自治政府”的要求,但其改革举措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


       




       拉克希米·亚达夫走在加尔各答的路上,此时正值9月份,是雨季的末尾,今天又是个大晴天,天气又湿又热。她穿着一件红色的纱丽,不断地伸手扶正搭在左肩上的布料。拉克希米没有佩戴珠宝首饰,一头浓密的黑发只是被盘起,简单地拢在脑后,鉴于接下来她要去见的人,她穿上了一双凉鞋。

       因信锡克教而裹着头巾的同伴此刻在为她开路,她实在不能一个人出现在白人区里,太显眼了,要是有印度人,此处最多也只能出现归顺的下仆罢了。她收到了无数的视线,混杂着轻蔑、厌恶、好奇⋯⋯在外来者背着她嚼舌根的闲言碎语中,大致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与他们截然不同的怪人,需要好好地驯化与管教,和充满神秘色彩的异国女人,前者认为她应当是仆从,后者以猎奇的眼光来看待她。

      她不喜欢待在几百年来被英国人当成大本营的加尔各答,她宁愿待在德里。

      他们走到一座巨大的英式建筑前——政府大厦亦是英属印度的总督府。守门的守卫斜着眼看着她,为她打开了大门。

      接下来就只有她一个人进去了。她要去见罗莎·柯克兰。

     

       拉克希米到的时候,看到罗莎·柯克兰正坐在总督的办公室里,炎热的天气让她那张原本苍白的脸涨成了红色。汗水不断地从额角流下,她伸手把黏在脸上的发丝撩到耳后。身后的侍从拿来毛巾和冰镇的酒,罗莎被身上的束腰勒得难受,一看到金色的酒液更是觉得反胃,她烦躁地摆摆手,让侍从端杯冰水来。

       每每看到罗莎被这里的气候折磨得苦不堪言的样子,拉克希米的心里就会浮现出一股幸灾乐祸般的快感。如果她不得不见罗莎,她希望罗莎在六月份来,让加尔各答的夏季烈日把对方晒干。为了维持所谓的体面,罗莎每次都穿着长袖长裙,把衣领的扣子扣到最后一颗,汗水打湿了她的丝质衬衫,这幅样子就是她拼命追求的体面吗?

        “啊,拉克希米。”金发绿眼的女人正抬头和总督说着什么,看到走过来的拉克希米,笑着伸出手向她问好。那一口英式口音把她的名字说得别扭又怪异。

        她平静地回以问候,找了桌对面的一把椅子坐下来。罗莎的笑容对拉克希米来说从来都像是恶魔咧开了嘴一样,让她忍不住想要拿板球球板去擦对方的脸,当然,拉克希米也只有想想而已。

       总督听着她那口音浓厚的印度式英语,知道她那副爱答不理的冷淡态度是故意的,皱着眉头看着她。

       “柯克兰女士。”总督低下头,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所有的近况您都可以在文件上看到,没有必要和⋯⋯”

       “好了好了,感谢您的建议,先生。”旅途的劳累和炎热天气已将罗莎的耐心磨尽,她烦躁地摇摇头。“如你所见我已经把亚达夫叫过来了,现在能请你让我继续我的工作吗?”

       说得曲折含蓄,意思其实是“给我出去”。

       对方撇了撇嘴,识趣地退下,临走关上门前,还不忘狠狠的瞪了拉克希米一眼。


        “你没必要见我。”

       “我知道,我知道。”罗莎飞快地翻着那些厚厚的文书。“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我亲自⋯⋯”

        不只是关于印度的,所有她在东方的各种消息也汇聚到这里,英属印度是她重要的战略地。显然文书上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罗莎的眉头皱紧起来。

       她的控制已经不如以前那样有力了。

       她叹了一口气,把厚厚的册子合上。怎么会这样呢?她思索着,与其说是觉得恼怒与不满,不如说罗莎觉得像是精密的仪器掉了颗螺丝,行驶的列车脱离了轨道——她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她都做了将近百年的幻梦了,她不愿承认盛装美梦的器皿破了一个小小的洞。

       她抬头看着拉克希米,从外表来看两人十分不同,拉克希米有着牛奶巧克力般的肤色,有一头浓密的黑发,眼睛又黑又亮。虽然她的人们嘲笑拉克希米与他们不一样的模样,罗莎却私心觉得拉克希米生得很美。她穿上爱德华时期的西式裙装的样子受到别人的偷掖和嘲笑,罗莎却觉得那其实十分适合她。

       每当罗莎看着拉克希米时,都像是在凝视着她的幻梦,她是她那帝国王冠上的一颗明珠。只要有拉克希米,她的梦就不会消失,时代还是属于她的。

       她想起四十多年前的那场腥风血雨①,又想到如今日益高涨的反抗运动,和正在商讨进行改革的英属印度改革委员会②,决定严厉的斥责拉克希米几句,让她记住她们之间的从属关系,她的表情严肃起来。

       但她又转念想到,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应该展现出适当的温柔和仁慈,于是她的表情又柔和下来,紧绷的嘴角放松下来。“拉克希米,”她柔声说到。“为何要这样?你有什么不满吗?”

       拉克希米听了,绷着个脸,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冷笑和拿板球球板擦对方脸的冲动。

       我没什么不满,也不是很恨你,也就是想过几千次拿板球球板砸烂你的脑袋的程度而已。


① 指印度民族起义,1857年到1859年发生在北部和中部印度的反对英国统治的民族起义。这次起义终结了英国通过东印度公司管理印度的体制,使得印度置于英国直接统治之下,故此常被视为印度的第一次独立战争。

②英国印度事务大臣J.莫莱和印度总督明托伯爵(第四)G.J.埃利奥特为加强英印殖民统治而共同进行的印度立法“改革”。英印当局于1906年 8月成立“立宪改革委员会”,1907年 8月提出改革草案,1908年12月提出新的修改印度立法议会人选与职权的法案-《关于印度各级立法议会的法案》(或称《帝国立法参事会的法案》),即《1909年印度政府组织法》。该法案于1909年3月获英国议会两院通过,5月25日获英王批准后开始在印度实施。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