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故乡(日/耳/曼中心,含日/耳/曼♂×古/罗/马♀的白骨组)

   啊终于写完了,本来想写罗马♀和日耳曼♂的cp文,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了日耳曼爷爷的个人志,其实可是说是“试图搞清楚从西罗马帝国灭亡开始日耳曼爷爷他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的这么一篇文。

      

   首先是一些注意事项:

       私设多如山,脑洞大如天。

       含一小段的的古罗马♀×古希腊♀的百百百百合还有一点点关于古罗马♀的风流史。

       到底有没有NL的白骨组cp呢,其实完全可以当做非这对cp向的文来看⋯⋯组合是肯定算的,但算不算cp呢?咳,可以自行脑补啦,但我觉得这篇文cp与否不是重点⋯⋯

       古代史非常非常不好,我尽力了,不要抱太大期待⋯⋯

       没有BL,没有BL,没有BL;非腐,非腐,非腐。



   蓝后捋一下登场人物的名字(都是本家没命名我自己估摸着取的)

 

    日耳曼♂——阿米尼乌斯(Arminius)

       阿米尼乌斯,历史上是日耳曼部族切鲁西人(Cherusci)的首领。西元9年他大败罗马人,在条顿堡森林歼灭罗马人的3个军团。16年他巧妙地抵挡了罗马发动的全面进攻,17年与马科曼尼(Marcomanni)国王马罗博杜斯(Maroboduus)进行战斗。在取得胜利以後,他被人害死。公元19年晚期,阿米尼乌斯被推崇为日耳曼民族的英雄。

       当然要用这个名字啦,这么好的一个flag怎么能不立呢(笑)    

 

     古罗马♀/西罗马帝国♀——克莱奥(Clio)

        Clio是希腊神话中司管历史的缪斯女神的名字,具体取名的原因在我的另一篇古罗马♀×古希腊♀的百百百百合文中(抱头逃走)


     古希腊♀——海伦娜(Helena)

         其实Helena是Helen的拉丁写法(维基百科上是这么说的望天),有“光明”,“光”的意思。

    

     拜占庭帝国♀/东罗马帝国♀——尤多西娅(Eudocia)

          没查到这个名字的含义,但这个名字在中世纪的拜占庭帝国用得非常多,查到不少皇后都是这个名字,所以就拿来用了(望天)        

     

      



   最后用通俗的语言捋一下历史事件的背景和一些我觉得可能要先知道的知识(口吐白沫)


         1.文中的哥特人,汪达尔人,伦巴底人,法兰克人等等都是日耳曼人的不同部族,他们入侵了西罗马帝国,加剧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并且占领了帝国原有的土地。

         2.开头写的是在455年,汪达尔人乘罗马混乱之机,率舰队渡海,攻陷罗马城,纵兵焚掠两星期(6月2日—16日)。不过,西罗马帝国一般认定的灭亡日期是476年,不要被作者误导然后考试挂掉了⋯⋯(逃)

         3.艾琳(Irene),拜占庭伊苏里亚朝女皇,797-802年在位时想与法兰克国王查理大帝结婚,但终告失败。

         4.查理大帝,法兰克王国加洛林王朝国王(768年—814年),800年由教皇良三世加冕于罗马,成为他所扩张地区的皇帝,后人称他查理曼。

           在查理以前,法兰克王国的疆土只限于高卢的一部分,查理通过各次战争,领土几乎扩大了一倍。自从西罗马帝国衰亡以来,欧洲还没有这么广阔的疆土被一个国家控制过。征服的地域相当于今天的法国、瑞士、荷兰、卢森堡、比利时、奥地利以及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克罗地亚、捷克和波西米亚、匈牙利等大部分地区。

           5.公元772年起,查理先后对北方撒克逊人(位于德意志西北部)发动8次进攻,时间长达33年。对撒克逊人的斗争构成了查理政权的军事活动的主要基调,而且它具有莫大的历史意义。查理若没有将撒克逊纳入到法兰克王国的疆土内,日耳曼尼亚不可能以一个政治实体的姿态出现。

           6.分裂后的东法兰克王国成为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的雏型。




   ok,说了那么多,最后祝食用愉快。





一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汪达尔人对罗马的劫掠还在继续着,整个城市弥漫着绝望的气氛,仿佛在熊熊燃烧。事实上,一把火点到城墙上也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人们在惊叫着,逃的逃,跑的跑,有的躲到教堂里,颤抖着跪在地上向上帝祈祷。

        “你!你!都是因为你!”瘦弱的青年文官看到阿米尼乌斯,气得浑身发抖。“都是因为你,野蛮人!要不是因为你⋯⋯!!”他长得瘦弱矮小,一看便不是拿得起剑的人,此刻疯一般扑过去攻击阿米尼乌斯。

       阿米尼乌斯生得高大,他不耐烦地抓住那人的衣领,就像扔一捆稻草一般把那人甩在了一边。

      “趁你还活着时候,逃命去吧。”

      被他扔在一旁的人抱着自己的手臂一阵哀嚎,不甘心地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多么悲哀的模样,阿米尼乌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人们都在往外逃,他因此显得十分突兀。

       “啊,阿米尼乌斯,是你啊。”

       有着栗色卷发的女人站在大厅尽头,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打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脸上挂着悲惨而无奈的苦笑。

       在阿米尼乌斯的印象中,克莱奥从未流过一滴眼泪。

       “他们要来了。”

       “是的。”她捂着胸口咳嗽起来。“你的族人们。”

       阿米尼乌斯皱起眉头,看着眼前病入药膏的人。

       谁能想到她曾那样强大,现在又是如此衰弱。

      “我没有背叛你。” 他看着克莱奥在扶着墙不停地咳嗽。“因为我从未宣誓效忠于你。”

       “我知道,我知道。”克莱奥现在简直是痛不欲生,她的五脏六腑仿佛在腐烂,那感觉简直像是身体被活生生撕裂——正如现在敌人在瓜分她的土地一般,此时汪达尔人已经杀到首都来了。

       她一阵干呕,跪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从喉咙里涌出,吐出来的血染红了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地板。

       “汪达尔人已经杀红了眼,他们会怎样残忍地折磨然后杀死你,你应该想得到。”阿米尼乌斯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扔到克莱奥面前,铁器着地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回响。“自我了结吧。”

       “哦,日耳曼⋯⋯”她抬头看着阿米尼乌斯,嘴边还挂着血迹,脸上却突然绽放出笑容。“你真是温柔⋯⋯”

       这在阿米尼乌斯的心里掀起了巨浪。为什么临死还如此从容?为何不恨我?!为何不去像我恨你一般恨我?!

       “人们劝我逃走,劝我到东边的帝国去。”她笑着说道,直视前方,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在闪闪发亮。“但我知道那是没用的⋯⋯我属于这里,西罗马帝国倒了,我就倒了。”

       “来吧,阿米尼乌斯⋯⋯你来动手吧。”她伸手拉过阿米尼乌斯腰间佩戴的长剑剑尖,把它指向自己的喉咙。“就当是我给你的奖励。”

       疯女人至死都是疯女人。

      “⋯⋯你是怕上不了天堂吗。”

      “当然不是,阿米尼乌斯,告诉你个秘密。”她又一次笑起来。“我从未真正信过那从朱迪亚传来的宗教。但朱庇特神还是生气了,掌管时光的瑞亚女神也没有饶过我。”

        阿米尼乌斯皱着眉头看着她,最后摇了摇头,从腰间拔出佩剑。

       “阿米尼乌斯。”克莱奥又重新抓住了剑尖,看着他。“我的孩子们。”

      “那对双胞胎会没事的,我保证。”

       她如释重负般笑起来,锋利的剑划破了她的手指,鲜血顺着剑身流下。

       “那么。”这幕场景让阿米尼乌斯至死都忘不掉,这一幕就像是他们在举行神圣庄重的宗教仪式,只是将死之人并不庄重,她笑得一脸轻松。

        “永别了,我的朋友。”克莱奥用拉丁语轻声说道。

         他用剑贯穿了克莱奥的喉咙。

 二

  

        她说,她从未真正信过那从朱迪亚传来的宗教。

        阿米尼乌斯想起她还在最强盛的时候,她听着一个传教士对她讲道。

        她原本笑眯眯地听着,后来笑容却从她的脸上消失了,她渐渐绷起脸来。阿米尼乌斯从未看她这么不悦过。

        “不,不,先生,不。”她打断了对方。“别说原罪了。”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罪过。”

        

       

       阿米尼乌斯已经不太记得最初的日子了。

       那时候他与日月和星辰作伴,耕地或是打仗,这是他与族人的全部生活,记忆中只剩下铁器敲打盾牌的哐哐声响,郁郁葱葱的森林,和空气中泛着的寒意。

       当然,还有不断地迁徙。漂泊,漂泊,不断地漂泊,他的一生似乎注定要这样度过。

       那些久远的口述史被遗忘在历史的洪流中。日耳曼尼亚,有一天,南边来的,穿着长袍的人们说,他的名字叫做日耳曼尼亚。

       

        “你这背信弃义之人,是你杀死了她。”

       年轻的国家冲动而血气方刚,站在一旁的海伦娜来不及阻止,尤多西娅就已经把这些话说出口了。那些站在尤多西娅身后的怯弱侍女们开始纷纷在胸口画十字。

        阿米尼乌斯觉得有些可笑,他扬起下巴,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少女。

        她自称 “罗马”,用希腊语说出的这个词和拉丁语的发音截然不同。华贵的珠宝首饰挂在她的脖颈上。她自诩为克莱奥的正统继承人, 还与她那早已去世的姐姐一样,将邻国视为野蛮人。

        “要不是你她也不会⋯⋯!”

        “闭上你那喋喋不休的嘴,小姑娘。”阿米尼乌斯生得高大,不苟言笑的样子让许多人紧张,此时他更是散发着无言的压迫力。“你不是她,你只不过是靠她剩下的残羹剩饭养活的可怜虫而已。”

        “你......!”尤多西娅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平时她周围的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她气得脸色铁青。

        “放弃你那收复西边土地的想法吧,小鬼。”阿米尼乌斯说道。他觉得失望,尽管到了他迄今为止最强大的时候,他却开始厌世起来,他发现包括他在内,这个眼前所谓的继承者在内,没有一个比得上克莱奥。

        对整个大陆来说,辉煌的日子都像是过去了。

        “即使你成功了,她也不会回来,即使你成功了,你也不是她。”

        “你胆敢如此无礼!你......!”

       “小心吧,小鬼。”他转过身准备扬长而去。“小心别被我们这些把你夹在中间的野蛮人给生吞活剥了。”       

         

      “阿米尼乌斯。”

      有个人在他身后叫住了他。他回过头去。

      是海伦娜。

      阿米尼乌斯与海伦娜的交情并不深,他知道海伦娜曾是克莱奥的老师,并且,不同于克莱奥众多的床伴,海伦娜是她真正的恋人。他们在克莱奥衰弱之前见过几次。

       “我很抱歉这次会谈没有成功。”海伦娜穿着打扮得比尤多西娅要朴素很多,她最好的时代也早已过去了。海伦娜将她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了尤多西娅,教得太多了,那个小姑娘都快把她姐姐的东西丢光了。

       “查理不会同意联姻的。” 阿米尼乌斯摇摇头。“我们不接受这个提议。”

       “我知道。”海伦娜点点头。“我只想问⋯⋯你那边的孩子们⋯⋯都还好吗?”

       “那是我的人与土地,我不会回答你。”

       “阿米尼乌斯,”海伦娜叹了口气。“我知道我们不算熟识,立场上也算不上什么朋友,但我恳求你⋯⋯好好打理克莱奥留下来的遗产。”  

       克莱奥。每当海伦娜说出这个词,内心都感到一阵刺痛。她昔日的恋人才逝去了几个世纪,那些关于昔日文明的书卷就已被烧毁,幸存下来的就堆在仓库里积灰。历史如此快的就被人们所遗忘,每当提起那昔日到达巅峰的帝国,人们脱口而出的词首先是“异教徒”。海伦娜无处怀念克莱奥,同性爱在这个年代被视为肮脏龌龊的罪恶,她不能和任何人言说,若被人发现,她曾经的学生尤多西娅恐怕会第一个来掌掴她。她的思念无处安放,只有在深夜痛哭。教会的人视她这个从古典时期走过来的人为眼中钉,是需要教化的对象。学者希帕蒂亚的惨死让她悲痛不已,亚历山大的图书馆甚至被焚毁。不论在思想上还是行动上,这都是最不自由的年代了。

       “⋯⋯我尽量,在不和教会和贵族作对的前提下。”

        他看着海伦娜的脸。

        “关于当年那些入侵雅典的哥特人和汪达尔人⋯⋯”

       “那已经是几个世纪前的事了⋯⋯这不是你指示的,你当时也并不在场⋯⋯ 我原谅你。我和克莱奥的时代早已过去了,我......”

        海伦娜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孩童的呼喊声打断了。一个黑发绿眼的小男孩朝她跑过来,“抱歉,夫人⋯⋯”侍女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想把打扰了谈话的小男孩抱走。

       “没事。”海伦娜俯下身去。“海格力斯,怎么了?稍微等一会儿好吗?”小男孩安静地点点头,抱着海伦娜的腿不放。

        “如你所见,这是我的孩子。”

        阿米尼乌斯不说话,谁都知道当他们这种人有了有血缘关系的婴孩时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正在接近死亡。

        “我也曾强大过。”海伦娜用希腊语与他道别,侧过头时却突然转说拉丁语,为的当然是不让在场他们两位之外的人听懂。“但那已是陈年往事了,现在,为了我的孩子,我会尽量活久一点。”

        她抱起海格力斯,头也不回得离去,背影看起来已不如早日那样挺拔。

      “你不能这样做,他们同样是我的子民,他们也是日耳曼人。”

      “那么就更要驯化他们了,我们的同胞怎么能是低级野蛮的异教徒呢?”

       阿米尼乌斯沉默着,他无法左右查理的想法。

       他累了。

       他在侍从的搀扶下躺倒在床上,萨克逊族人的悲惨遭遇反应到了他的肉体上——他的胸腔疼痛不已。查理对此毫不在意。“这是上帝的旨意,你必然要经历这痛苦才行。”

       他的人民是分裂的,“日耳曼”到底是个怎样虚无缥缈的概念啊,就像一个在大陆上漂浮游走的幽灵。法兰克人压制萨克逊人,伦巴底人占领了东哥特王国,他的族人们狂热地崇拜他,各个都想要让他作为自己王国的象征,但他们从来就没有统一过。

       有时候阿米尼乌斯都怀疑自己该不该存在,他也许应该早就死了,或是从不该在历史上存在过,日耳曼尼亚不过罗马人凭空捏造出来的概念罢了。

        他的故乡,他最初生长的那片森林,如今又一次被人们的血所染红了。

        书本在教堂的深处积上了厚厚的灰尘,人们在受挫时不再奋起反抗,而是哭着鞭挞自己请求上帝的原谅,调制草药的聪慧女子被人控告是女巫,教士将她绑起来扔到湖里,庄严地宣布:“受过祝祷的水自会审判她。”

        这是个怎样的时代啊。

        他仿佛听到克莱奥在他的耳边低语,她在轻声地嘲笑他。

  

       他的热情已经燃尽了。

        一开始,他的族人们瓜分着昔日强盛帝国的土地,他甚至掌控了克莱奥的一个孩子,克莱奥那东边的继承人疯一般地朝西边进发,想要收复这些土地。他们就这样打来打去。

        他擅长打仗,他也狂热于打仗,所有人都想要获得昔日帝国的财富,而他更是想要占领昔日主子的土地。在他们的时代里,人是资源,随时都可以不被当做人看,沦为低人一等的奴隶,但他们又谁也不愿意当别人的奴隶。他隐隐有种报复的快感,他终于不再受他人的控制了。

      哥特人,汪达尔人,伦巴底人⋯⋯ ,这些日耳曼人的王国崛起又衰落,最终纷纷走向灭亡。

      最终,法兰克人成为最强大的一股力量,他们控制了好些土地,到了查理大帝时期,他们几乎统治了整个西欧,甚至成为了罗马教廷的靠山。

      然而这强大却显得越来越没有意义。阿米尼乌斯发觉自己始终活在克莱奥的阴影下,他越来越厌恶这世间的荒诞和残忍,因征战沙场而沸腾的血液冷却下来,那个女人的身影开始占据了他的脑海和记忆,甚至潜入了他的梦境。

       你永远也摆脱不了她对你的控制和影响,内心有一个声音这样对他说。

       而且就算能,你也永远无法超越她。

      

        他的最后一件战利品,是那个远在大陆边缘岛屿上的瘦弱小女孩。

         她的哥哥最开始只是想请阿米尼乌斯的族人来保护他们,他们是凯尔特的孩子,昔日罗马帝国的养女养子。但最后阿米尼乌斯的人民用武力占领了那片土地,用一种残忍而不近人情的方式,让那女孩最终成为了阿米尼乌斯的孩子,她有着和日耳曼如出一辙的金发。

        他不像克莱奥那样,他也去征服,却没有克莱奥那样的激情与热情,他是个强硬冷酷的大家长。

        你还想要什么呢?有一个声音在他心底问他。

        他想要回到那片莱茵河旁的森林,他想要回到他的故乡。

       

        查理大帝之子路易一世一死,王国就面临着分裂,他的儿子们瓜分了这个国家,法拉克王国一下被分成了三块。三个儿子们都想要阿米尼乌斯到他们的土地上。

        他去了东法兰克王国,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认可执政的国王。他想要回到故乡,回到那片最初养育他的森林中去。

        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该活到现在,他甚至不该活过罗马时代。他应是森林中的居民,罗马人到来时,他就应该死了,他的肉身被带到了罗马,他的灵魂被留在那片森林里。

         尽管贵族们还对他抱有强烈的期待,他已没有任何野心了。

         法兰克王国已经分裂了,他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

         他的日子快到头了。

       他的人民从未真正统一过,于是分裂的戏码又一次开始上演,地方势力崛起,王座上的王对各个部族来说都不再具有号召力。

       “可是,大人,你死了的话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国家会走向消亡么?”

       “会有人来接替我,我的血缘会传下去。”

  

       一天早上,当侍从在服侍他更衣的时候,消息传来,说东法兰克王国有了一个属于他的婴孩,一个有着和他如出一辙的金发蓝眼的婴孩。

      他抱着那孩子,露出了少有的、如释重负的笑容。

      他终于获得自由了。

      他一早便出发,背着弓箭骑着马,穿过城市和大大小小的村落。

      他的故乡已经变了,有些森林被砍伐,变成了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

      他骑着马,向森林驰去,风吹过他的金色长发。他意识到,到头来,他这一生想得到的不过是不受人奴役的自由。

       他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村落,一心只想奔向养育他的,郁郁葱葱的,大片大片的森林。

       他终于看见了森林,不是泥泞路边的灌木丛,而是真正的森林,延绵着看不到头。

       他笑了起来,他想,如果他要死,也一定要死在那里。他策马疾驰而去。他离那片森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的马儿嘶吼了一声,阿米尼乌斯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他向后仰去,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晴朗的天空。

       公元900年,阿米尼乌斯朝着森林的方向,从马背上摔下来,倒在了草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