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凯尔·柯克兰所度过的童年时光(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心)

 大洋组,亲情向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童年故事(当然罗莎的存在感还是一如既往地高⋯⋯)∠(ᐛ」∠)_如有历史bug请指出。最近脑洞真是开得越来越冷⋯⋯


  ⋯⋯终于向这两个柯克兰家的孩子伸出了毒手_(:3」∠)_


  依然是脑洞大如天,私设多如山。私心觉得新西兰应该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于是这里的新西兰是个可爱的女孩子∠(ᐛ」∠)_


  给澳大利亚取的名儿是凯尔·柯克兰(Kyle·Kirkland)(因为别的文似乎都这么叫)给新西兰取的名儿是诺拉·柯克兰(Norah·Kirkland)(因为本来给男体取的名字似乎都叫诺顿)


  主要讲的是亲情向的两个人的童年故事。


  除这两人外的主要出场人物有:罗莎、斯科特,活在对话里的艾米丽和马修还有弗朗西斯。


  有一笔带过的苏英♀和仏英♀。


  还是全程无bl,无bl,无bl;非腐,非腐,非腐。


  坚持认为柯克兰家的孩子不论男女都有粗眉毛⋯⋯


  时间大概是19世纪50年代,两个人都是小孩子的时候。


  史梗儿的注释都放在文末了。


  最后,祝食用愉快∠(ᐛ」∠)_







  一


  “凯尔。”


  罗莎在壁炉旁叫他的名字。


  正坐在地毯上摆弄积木的小男孩应声抬起头来,他本就看得到罗莎搭到地上的一截裙裾,一抬手便滑过了触感丝滑的布料。


  “女士?”他有礼貌地开口,看着对方。


  “我有事要离开一会儿,照顾好自己,有事就跟女仆说好吗?”


  “好的,女士。”凯尔点点头。罗莎伸手揉了揉他那头乱糟糟的棕色头发,站起身来。



  二


  总的来说,凯尔·柯克兰的童年过得不算容易。


  他起初以为,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六月到八月的晚上在火炉前度过,在十二月到二月要忍受炎炎夏日,直到罗莎·柯克兰告诉他,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过圣诞节——不如说正相反,他们在下雪天度过这个节日。①


  他起初以为,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得小心半个盘子那么大的蜘蛛半夜爬到家里的墙上去,出门的时候得留心别被海鸥抢食吃,别被路边的鸸鹋啄脑袋,别被袋鼠一拳揍个鼻青脸肿,直到有一次罗莎一脸惊恐地问他,他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他回答说是被袋鼠幼崽打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可谓是一言难尽。


  他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搞清楚“罪犯流放地”②这个词意味着什么,起初,他只知道当人们说出这个词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是难堪的,不齿的。从那时起,他有了心事,他为此伤心了好一阵,是不是因此,那些大肚子的、抽雪茄的绅们才那样对他嗤之以鼻呢?


  是不是因此,罗莎女士才对他如此冷淡呢?



  三


  在第一次见到这位金发绿眼的女士前,大人们为他好好梳洗打扮,让他穿上了最好的那套衣服(把他的身体裹得紧紧的,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整理了他那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定要有礼貌,总督再三叮嘱他,一定要有礼貌,可不能在她面前失态啊。


  罗莎让他觉得不好亲近,她也不是显得很可怕,也不是显得很高高在上,她只是⋯⋯显得很遥远,显得很不好接近罢了。罗莎会牵起他的手,会朝他露出淡淡的微笑——但那终究都好像是客套而疏远的,罗莎那落在凯尔额头上的亲吻,总是温和而克制的。


  相比起罗莎,凯尔更喜欢斯科特——他的红发总让他感到亲近,他叫他“小子”,把他扛到自己的肩上,他还教他打板球,给他讲那些关于勇者、独眼巨人、和红龙的故事。


  他想,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是他无法理解的,这世上有许多秘密。他看到罗莎女士坐在桌前铁青着脸,对在座的绅士们摇头。他看到罗莎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斯科特站在旁边,一只手搭在罗莎的肩上。


  “你得让这件事过去,自她离开都已经过了几十年了。”


  “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哀悼呢?!”


  他看到罗莎打开斯科特的手臂,用双手捂住脸,斯科特站在她身旁,久久不说话。


  女仆牵起他的手,悄声对他说:“走吧。”轻手轻脚地把他带到楼上,哄他睡觉。


  他想,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是他无法理解的,这世上有许多秘密。



  四


  “凯尔。”软糯的童声在他身后响起,他回头看去。


  “诺拉!我都不知道你会来!”他惊喜地叫道,跑过去与金发的小女孩抱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两人分开,诺拉的额头贴着他的额头,两人的鼻尖点在一起,凯尔咯咯笑起来。③


  他喜欢诺拉,他最喜欢诺拉了。凯尔隐约察觉到,诺拉和他一样,这个从不远处的岛上来的小女孩,和他是同一类人。


  诺拉比他小,却长得很快,看起来已经和他差不多大了。因为不同的原因,诺拉也遭到了绅士们的鄙视,她的面孔有着些许毛利人的特征,用那些绅士们的话说——“没那么纯,像个土著似的”。但诺拉显得一点也不在意,她告诉他,她的背上有一小块纹身,是毛利人帮她纹上的,可漂亮了。她还告诉他,她有另一个名字,毛利人总是叫她“奇里”。(kiri)④


  “啊,不好!”说完诺拉就直摇头。“我本不应该告诉任何人的。”


  “凯尔,”她拉起他的手。“要帮我保守秘密哦,千万不要告诉那些大人们。”


  凯尔兴奋地点点头,他有个需要保守的秘密了!他总是被挡在秘密之外的那个人,现在他也有需要保守的秘密了!


  诺拉总是显得很懂事、很乖巧、很聪明。她的脸颊上有着淡淡的雀斑,凯尔觉得,诺拉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样可爱。


  诺拉总是知道很多事,她也经常给凯尔讲故事。她对他讲,她曾在半夜躺在床上熟睡时,被偷偷潜入要塞的毛利人抱起来,他们抱着她撒腿就跑,向他们的居住地跑去,身后是拿着枪追赶的英国士兵们气急败坏地呐喊——他们都认为她是他们的孩子,他们都想要把她夺回来⋯⋯



  五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和诺拉一起坐在壁炉前的地毯上。


  诺拉曾在这里告诉过凯尔很多事情,每当他们开始谈论那些事的时候,诺拉总是会凑过来,压低声音说话,样子显得谨慎又正经。


  “斯科特先生和罗莎小姐是兄妹,”她曾对他说。“但不知道为什么,”诺拉顿了顿。“他们也是夫妻。”


  这让凯尔疑惑了好长时间:那为什么他们可以结婚呢?那他该叫他们什么?哥哥?姐姐?爸爸?妈妈?有时候,他也搞不清楚他与他们之间的关系。


  “还记得那个有着胡渣的、金发蓝眼的大叔吗?”诺拉曾对他说。“他叫做‘法兰西’。”


  “发蓝西?”


  “嗯,”诺拉点点头。“他跟我说,他是罗莎女士的邻居。你还记不记得马修哥哥?”


  “记得,他跟我们不一样,既不姓柯克兰,也没有粗眉毛。”


  “据说马修哥哥最开始就是被法兰西养大的,后来才跟罗莎小姐一起生活。”


  “哦,怪不得马修哥哥没有粗眉毛啊⋯⋯”


  诺拉歪着头不说话,一副在思索的样子。


  “怎么了,诺拉?”


  “⋯⋯我觉得‘发蓝西’先生好像喜欢罗莎女士。”思考了良久之后,诺拉谨慎地宣布自己的结论。“明明罗莎女士想要跟他握手,但是他却抬起罗莎女士的手,去吻她的手背⋯⋯”



  六


  那一天,诺拉和他一起谈论起了“她”。那个罗莎女士和斯科特先生口中的“她”,一提起“她”,气氛就会无可避免地沉重起来。


  “我现在终于搞明白了。”诺拉跟他说。“我在二十多年前曾经见过那个‘她’呢。”⑤


  “真的么?!”


  “嘘⋯⋯!”诺拉紧张地示意他安静,向门口张望,确定周围没人之后。开始在他耳边小声说着。


  “那个‘她’是罗莎女士最大的孩子,她比我们都大许多,和马修哥哥差不多大。听说‘她’和马修哥哥是邻居,他们都生活在北面的地方,四季的月份正好跟我们是反过来的⋯⋯”


  “嗯。”凯尔点点头,努力地消化理解着这些信息。这么说,他想,他有一个新姐姐了呢!


  “诺拉,你说你见过她,那她⋯⋯长什么样?她跟我们像吗?”


  “⋯⋯不像。”诺拉摇摇头。“她既没有跟我们一样绿色眼睛,也没有粗眉毛,她甚至都不姓柯克兰,她的姓是⋯⋯嗯,我想想⋯⋯琼斯,对,她姓琼斯。”


  记忆连起来了。凯尔记得,罗莎女士曾在一次和斯科特先生谈论到‘她’的时候,叹着气说到:“我知道的,我早该知道的,那些都是不好的预兆⋯⋯”


  “然后呢?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之前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呢?”


  “据说在我们出生之前,她就从罗莎女士那里独立出来了。”


  “独立⋯⋯?”


  “怎么说呢⋯⋯我也不是太清楚⋯⋯简单来说,就是自立门户的意思。她不再认罗莎女士作姐姐了。”


  凯尔点点头,努力在想象中描绘出一幅‘她’的画像。


  “那,诺拉,既然你见过她,跟我讲讲,她到底长什么样?她是个怎样的人?”


  “她和法兰西先生一样,都有蓝色的眼睛,她的头发是稻草般的黄色,而不是罗莎女士那样的浅金色,她的头发还有些微卷呢。”


  “嗯,嗯。”凯尔在脑海中想象着。


  “不像罗莎女士那样纤细的身材,她长得就像农场的挤奶女工那样强壮而丰满,其他人初来乍到时,总是对我们这里突然出现的蜘蛛和昆虫感到害怕。她一点也不,抄起手‘啪’就直接拍下去了⋯⋯”


  他想象着,觉得这个‘她’一定就像个探险家一样,强壮、勇敢、英勇无畏。


  “还有,她很虔诚,大概是我见到过的最虔诚的人了,她的脖子上挂着十字架,来的时候还带着一本《圣经》。”


  “我好想见见她呢。”凯尔向往地说到,表示十分想要见到这位他未曾谋面的姐姐。


  “你不会想见她的。”诺拉撇起嘴,气鼓鼓地说到。“那个人一点也不好。”


  “怎么了?”


  “她一点儿礼貌也没有!”诺拉不满地说到。“才刚一见面,她就跟我说什么‘跟那个老太婆待在一起是没有希望的,你不如跟我混吧。’”


  “噗哈哈哈哈!”凯尔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简直没法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敢这样说罗莎女士!


  “这一点也不好笑!”诺拉抗议到。“你不知道当时的气氛有多⋯⋯!”


  诺拉突然不说话了,有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七


  “你们俩在说些什么呢?”罗莎走到两个孩子身后,伸手揉揉他们的头发。


  “我们⋯⋯在讨论为什么奇异鸟没有翅膀!”⑥


  罗莎温柔地笑了笑。两个孩子都站了起来,她把手分别搭在了他们的肩上。“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好了,孩子们。”她柔声说到。“该睡觉了。”


  “罗莎女士。”


  在躺在柔软的床铺上之后,罗莎替凯尔掖好被角。此时已提着煤油灯,走到了房门前。


  “凯尔,什么事?”


  “那个⋯⋯”


  好想问啊。


  好想开口,问问罗莎,他是不是有一个姐姐?这个姐姐是怎么“度立”的?到底以前发生过些什么?


  “嗯?”


  凯尔攥着被子,沉默着,思考着,犹豫着。


  “我能⋯⋯我能⋯⋯⋯⋯下次能带些书过来吗?我想学一学⋯⋯历史,我想知道以前到底发生过些什么。”


  “⋯⋯啊,凯尔。”罗莎愣了一下。“我没想到你成长得如此之快⋯⋯没问题,我⋯⋯会安排的。”


  凯尔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与罗莎女士道了晚安,安心地窝在被窝里。


  这也是知道真相的一种途径,对不对?


  他安心地闭上眼睛睡去,迷迷糊糊中希望自己能做个好梦,希望梦里会有蓝天、白云、咩咩叫的绵羊,还有诺拉会陪在他身边。


  最后,他想,要是能梦到那个“她”就更好了。





  ①因为是南半球嘛⋯⋯


  ②英国于1610年至1770年间将罪犯送至北美,其中包括美国及加拿大流放地,时间长达160年。


  随后美国掀起一场对付英国的美国革命,由于加拿大紧邻美国,英国担心被送至加拿大的英国囚犯会联合美国来对付英国,因此英国面临另寻囚犯地的窘境,从1788年至1868年的80年期间,英国才转向澳大利亚送囚,同时协助开垦澳大利亚大陆。根据统计,当年英国送至澳大利亚的总囚犯数为16万5千人左右,最后一批英国囚犯于1868年被送至西澳。


  ③指碰鼻礼,是新西兰的最早主人毛利人还保存着一种远古留传下来的独特见面问候方式。


  ④毛利人(Māori)是新西兰境内的原住民,属于南岛语族波利尼西亚人。其民族语言原本没有文字,1840年开始以拉丁字母作为民族语言之文字。民族信仰数泛灵的多神信仰。“Māori”这个词在毛利语语境中表示“正常”或“正常人”之意,当时的欧洲人进入新西兰地,毛利人便如此自称。外邦人则称呼“Pakeha”(原意有“反常人”的意思。)。多数考古学和历史学者认为毛利民族是从库克群岛和波利尼西亚地区而来。也有学者认为毛利民族及所有南岛语族的发源地最北可以追溯到西太平洋的台湾,这在语言及传统建筑上没有明确的证据。


  现在毛利人总人口70多万人,其中新西兰有62万,澳洲有12。6万,英国有8千人,美国和加拿大有4千左右。


  毛利语是新西兰官方语言之一。


  另外不同于其他国家地位受到压迫或遭同化的少数民族,毛利人在新西兰拥有非常多的话语权,其文化保存的非常完善,传统语言毛利语甚至受到国家法律的承认,在当今世界各国中也实属罕见。


  ⑤从1800年后,许多澳洲,欧洲的捕鲸鱼,捕海狗的人,商人,传教士等人开始定期地来到新西兰海岸,利用这土地的资源。到了1838年,就已经有两千位欧洲人居住在新西兰了。这时候犯罪跟卖淫的比率也渐渐地增加,对各位白人跟毛利人都有很大威胁。同时,法国和美国因为经济贸易上的原因,也开始对新西兰有兴趣了。特别是法国想与英国争夺霸权,把新西兰变为其殖民地。


  ⑥鹬鸵(Kiwi),又译为奇异鸟、几维鸟、奇威鸟,泛指几维科(Apterygidae)下的鸟,几维属(Apteryx)是几维科唯一的属,是新西兰的特产,也是新西兰的国鸟及象征,“几维鸟”因其尖锐的叫声“keee-weee”而得名。


  在古老的新西兰的南北两岛上,因为没有走兽和蛇,鸟类不必逃避,地面上的食物丰富,飞翔能力逐渐退化。这里分布着很多本地特有的鸟类,而且,不少是无翼鸟,因此,新西兰有无翼鸟故乡的称号,但大多无翼鸟在近几百年人类登陆后灭绝了,仅恐鸟就有15种灭绝。鹬鸵是唯一幸存下来的无翼鸟。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