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掉下去

最近写的文大概会在掉书袋和日漂亮男人中反复徘徊。

有的时候觉得你圈写手沾沾自喜的拿强奸写黄文还一群人叫好热度还特别高觉得真的挺可笑挺悲哀的。当然人家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悲哀就是了人家高兴着呢。还有那些写荡妇羞辱的是不是有毛病,还美名其曰dirty talk,去你大爷的,那就是荡妇羞辱,一个人在啪啪啪时因为有正常的生理反应而被对方各种语言羞辱,是不是有毛病啊,是不是要对方性冷淡才开心啊,正常人听到这些话早就一脚把那个混蛋踹下去了还不好(烟)有些人写个文感觉就跟全世界三次女权运动浪潮没发生过一样,可以说是精神清朝人了(烟)能不能让女性角色多点儿主体性啊,一个女性肯定有比天天仰视某个男人更重要的事情要干吧喂(掀桌)
啊说出来真的觉得好爽(烟)
还有,就算是架空也要讲基本法啊,这特们不是ooc的借口好不好(烟)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咔擦一声掉下去 | Powered by LOFTER